首页 > 人文内乡

马鸿莹:七里河的柔波

内乡政府门户网站  www.neixiangxian.gov.cn   2018-01-17 15:09:32   来源:内乡县政府网站

湍河10_副本


  一日,吾友某君感慨道:“在内乡,只有一个主儿,你千万不要对伊用情太深,否则会陷进伊的柔波里不能自拔。”

  我知道他说的这“主儿”是谁。因为他曾多次声言:“退休后要在七里河边搭个柴庵儿,牧放两只山羊,安度晚年”。

  我也正要回作牧人,牵一头黄牛,在七里河畔,漫吹村笛,晓吟暮歌。

  但此刻,还不能张扬。

  听说,有此想法的人,还有很多。


 湍河14_副本


  七里河就是他和我的“伊”。

  七里河是小名,“伊”的大名叫湍河,古书上又称湍水。

称呼“伊”小名者,源于渚阳,发乎菊城。渚阳人以湍河流经菊城南北的距离,昵称之为七里河,就像内乡人喜欢按排行称同门长辈为“六爹”“七妈”一般。


 湍河15_副本

  七里河,从北山下来,行至此地,已从一个俏山妞儿,变成了美少妇。

  七里河,洗却了俏媚轻盈,丰厚了端庄恬静,滋养了温婉贤淑。其以惊世的魅力,令耕者忘其犁,锄者忘其锄,见者啧啧,闻之兢兢。

  七里河的恬静温婉,于冬春时彰显犹最。以至于古人,把渚阳的“湍水春涨”誉为古内乡“八大景”之一。在菊潭公园那灵空欲飞的临湍阁上,沐浴南风拂煦,吻吮腊梅馨香,静待春水漫涨,便成了内乡历代文人雅士的一大嗜好。


 湍河16_副本


  时移世异。虽然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,而今的七里河,却因为菊城的缘故,俨然已就成贵妇人了。

  渚阳是湍河的嫡亲长子。因为母亲河的泽惠,渚阳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河边小村,已变成今天数十万人居住的菊城。

  谁曾想,七里河以她柔弱的身躯,居然供养了一城子民,也成就了菊城的成长、成熟、发迹和辉煌。你看,河畔作高楼状林立的小子们,竟是七里河用自己的骨血铸成的画样!

  七里河,您的欢愉,您的梦想,都曾在小子们的顽劣无知中,经受过炼狱般的洗礼。

  而今,乌雀正在反哺。七里河,您终于盼来了涅槃重生。


 湍河18_副本


  七里河所拥有的,之前和今后,都是那一碧柔波。

  要读懂七里河,需读懂那一河柔波。

  七里河,以本色的柔美娴静,在笙歌霓虹、秋月冬雪的映衬中,愈发显得华贵雍容。

  七里河,您的柔美和高贵,是融汇在“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”之仪态中的,是宏贯于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之秋阳里的,是幻化在“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”之沈穆中的,是销冶在“绿草苍苍,白雾茫茫,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”之牧歌里的。


 湍河22_副本


  站在雪后的老洋桥上,放眼环眺,于冬月明媚的暖阳中,自然会想起徐志摩的诗:“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;满载一船星辉,在星辉斑斓里放歌。”

  断桥的尽头,有一位钓者在守望着水面。雪白的桥面上,一行踏实的脚印,通向远方。

  桥下游廊中踽踽而行的人,无不审视着脉脉柔水,满怀的虔敬。

  那湛蓝的天宇,沁凉的晨月,莹洁的雪华,璀璨的霓虹,馥郁的腊梅,翱翔的白鹤,漫游的野鹜,婀娜的垂柳,映之于七里河的,尽在那一池柔波。

  不,那是一河彩缎,一河星光,一河宝钻,一河澄碧,一河婆娑,一河画,一河诗!


 湍河13_副本


  上善若水。

  我揣想,古圣老子在大河之上,仰观俯察,慢吟出“水利万物而不争”时,必定会料到,在历史的某个时刻,有一群后来者,会站在七里河畔,看着那悠悠柔波,喃喃吟诵:

  以其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!


湍河3_副本湍河4_副本

湍河20_副本


责任编辑:县文联

分享: